北京庙会高价卖摊没年味 半数人称明年不再来
2013-02-17 17:44 来源:法制晚报

272多万人来逛 场面大但没了魂儿 高价“卖”摊逼走年味儿 今年庙会愣买不着糖葫芦

伴随着“欢迎明年再来”的广播声,北京各家庙会昨日都落下帷幕。地坛、龙潭、石景山、厂甸总客流达到了272万多人次,地坛庙会客流位居首位。各庙会连续三年人气走高。可是,在老北京眼里,场面越来越大的庙会,魂儿没了,连串糖葫芦都买不着。

在地坛公园,74岁的关大爷想起了几十年前的老厂甸庙会,“隔着两条街能听见风车‘咚咚咚’地响儿,有艺人扯两段儿相声或者敲打一段竹板儿,哦,对了,还有摔跤场!”老爷子一阵感慨,若是摘去灯笼和年画儿,如今的庙会更像是一个大市场。

问卷

九成人嫌商味儿重五成人明年不再来

记者分别在地坛庙会、龙潭庙会、厂甸庙会、石景山游乐园和朝阳公园洋庙会发放问卷。通过对100份有效问卷进行数据分析,九成市民认为庙会商业味儿“太重”年味儿“太轻”。五成人选择明年不再来。

市民

庙会成了小吃街、小商品市场

从数据不难看出,约九成游客认为庙会的商业味儿太重了。

烤肉和洋货并肩“横行”,面人、糖画等老手艺、代写春联福字等民俗项目却凤毛麟角。“庙会越来越像小吃街、小商品市场,年味儿去哪了?”不少市民有此疑问。

有市民表示,过去来庙会吃小吃,是因为平时物资匮乏。很多小吃并不容易吃到,因此来这里过“嘴瘾”。但在流行寻根溯源的今天,庙会上的食品已经不是人们的主要需求。上述统计显示,过年应该做什么、有什么习俗、禁忌,才是人们所关注的。

调查

5大庙会寻不着一串糖葫芦

张萌今年21岁,在北京读大学,所以第一次来逛北京的庙会。第一次来地坛庙会,小张就有点失望,80%的商品都是能在天意等批发商城看到的东西,真正经营老北京兔爷、风车的商户屈指可数,“最惊讶的是连串能吃的糖葫芦都没见到!”

记者走访了地坛庙会、龙潭庙会、厂甸庙会、石景山游乐园和朝阳公园洋庙会发现,今年庙会上糖葫芦确实无迹可寻。

曾在龙潭庙会上卖了两年糖葫芦的胡师傅,今年撤了出来,“连着两年没赚钱,扛不住啊!”他算了一笔账,一串普通的山楂糖葫芦,叫价到20元,7天卖出1000串,才能赚回2万元摊位费,还没有加上人力和物料成本,但这个价格已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。

今年还是烤串大集明年仍将是

记者分别走访了龙潭、地坛、厂甸和石景山以及朝阳公园的洋庙会,发现烤串仍唱主角。

李天亮的烤串摊,今年第一次在龙潭庙会拿了标王,几年来他一直卖烤串。一斤鱿鱼只能串2串,但用一斤羊肉却能串3个串。

2009年,李天亮花了12万在庙会租下摊位,靠烤串净挣15万元。今年摊位费共计约19万,卖了8万串,最后算账挣了10万元。虽然利润少了,但明年不会改行。

在相对“年轻”的石景山庙会,小吃街虽然有不少洋招牌,但烤串仍占据了半壁江山。

卖烤串的小陈说,去年他的摊位只有茶汤和灌肠。虽然,也得到了预期的回报。但看着隔壁卖烤串的摊位人气旺盛,有点儿眼馋。今年“和大家商量了一下,也开始卖烤串。”虽然担心竞争激烈。来了之后发现,“烤串摊位都生意兴隆。”

多家庙会的摊主表示,只要保证不亏本,今年卖啥明年不变。

庙会多是老主顾卖啥十年没变过

今年地坛庙会小吃摊位一共四十多个,地坛公园工作人员表示,这些商户基本上都是地坛年年来的熟脸。一般商品摊中标后都不会透露销售的食品,但多年来大家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客户群,基本上保持不变。

龙潭庙会管理方也介绍,本届龙潭庙会的所有摊位是283个,其中烤串一类小吃的摊位是105个,大约占了所有摊位的三分之一。

据园方了解,这些小吃摊主多是在龙潭庙会开过10年以上的老摊主,不单是食品类的摊位,就连百货的也是,一般很难有经营项目大变的情况发生。

龙潭公园的刘书记介绍说,卖什么商品背后都是有固定的供应资源,大家一般都不会轻易变动经营项目。

手艺活儿赚得少拼不过“批发货”

“风车王”的王老板“混迹”庙会已经有26年左右,先后在龙潭和地坛公园摆过摊,以前的老伙伴“风车李”和“风车郑”这两年都不上庙会了。代表老北京的玩意儿为何在庙会上越来越少,王老板挺有感想。

今年,王老板的摊位费约1.25万元,地坛东侧摊位的风车卖出去1200个。风车售价二十元到五十元不等,以30元均价来算,1200个也才卖出约3万元,去除成本净赚约一万元。

王老板说,想挣回摊位费,得卖出三分之二的货物,这跟批发来的小商品回报率没办法比。加之从2000年后开始竞标,摊位费有一定的增加,他的一些老伙伴儿也渐渐从庙会上消失,因为喜欢风车,所以老王还在坚持。

释因

高价拍卖形成恶性循环必须遏制

今天上午,北京民俗协会秘书长高巍认为,如今摊位竞标成了“拍卖现场”。一个摊位叫价几十万,是为了让大家关注而进行“炒作”,已经违背了当初办庙会的初衷,庙会还应该是以文化服务为主。摊位高价拍卖就是造成庙会的商业味儿重的“罪魁祸首”,必须遏制,“把压力转给商户,商品因此涨价,而百姓又不去消费,这种拍卖摊位的恶性循环就显现出来”。

对此,高巍认为,如此重大的民俗活动,政府应该出资去扶持,光指着主办方或摊主是承担不了这种风险的,庙会的质量也会被这种商业味儿影响。

责任编辑:站长的自我修养